退休后的老年大学校长
发布时间: 2014-02-20 浏览次数: 13

 

近年来,在南京老年教育界和书法界,雨花老年大学异军突起,活跃在各类老年艺术活动中,取得了丰硕的成果,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,我们专访了南京雨花老年大学校长蔡遗春。使我们对雨花老年大学、乃至对当前老年教育的现状,都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蔡遗春,19468月出生于江苏丹阳,自小受书法艺术的熏陶。200610月在雨花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职位上退休,20088月聘任为南京雨花老年大学校长。他觉得身为校长,应该有令自己骄傲的文学素养和书画功底,不仅要引导学员学习,自己也要勤学苦练,不断提升水平。数年来,他孜孜不倦地搜罗各类书画报刊、资料,并悉心钻研。为了能够随时练笔,他的家里、办公室里随处都摆放着笔墨纸砚,这使得他书法造诣突飞猛进。又因为对老年书法教育做出了突出贡献,20129月,蔡遗春同志被选举为江苏省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,201312月江苏电视台公共频道为他作了专题报道,《晚风》杂志做了专访,2013年《南京老干部工作》第四期刋载了他的事迹。

在不断提高自身的艺术修养的同时,作为校长,在学校管理和老年教育方法上,蔡遗春也很有心得。

身畔有名师 书法展风流

蔡遗春校长说,雨花老年大学一直以来得到了各级党委、政府的高度支持,聘请到很多在省市书法绘画界享有盛誉的老师。在书法方面,有以一手行篆在书坛享有美誉、草书隶书俱臻精妙的王光明老师;山水画方面,有国家二级书画师崔存白老师;有二、三十年创作经验的邵亚幸老师等。谈到雨花老年大学的师资力量,蔡校长就滔滔不绝,颇有引以为豪之态:“我们的老师,书画造诣都很高,在省市都很有名气。他们态度和蔼、教法得当、孜孜不倦,所以取得丰硕的教学成果。老年朋友进了雨花老年大学,进步都是很大的。”

近年来,雨花老年大学的学员参加社会各界不同层次的书画展、赛不低于百次,金奖、一等奖连连得中。

笔墨随时代习书要淡泊

“笔墨当随时代”是明末清初书画家石涛的名言,意思是写书作画要追求艺术创新,紧跟时代步伐。这正是蔡校长的办学理念。

他鼓励学员创作作品要表现自己的真实心态和生活热情,勇于表达对历史的追思,让自己的作品文化底蕴更深,对艺术的把握更透彻。

比如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时,蔡校长就发动学员用笔墨来表达对历史的关注,对伟人的怀念和对当今时代的反思与珍视。将源远流长的革命历史笔墨化、视觉化,就能产生更为震撼的力量。

不仅如此,几乎每逢重大节日、纪念日,雨花老年大学都会组织丰富多彩的活动,调动大家的参与热情,并让学员在参与的过程中获得提高。

看到学校的发展、学员的进步,蔡遗春校长心里很高兴。他鼓励学员走出去,鼓励他们参加各种展会和笔会活动,还曾为进步大、有成就的学员在南京美术展览馆举办个人作品展。

“这是一种认可和激励!”蔡校长说,“学员的进步能获得大家的认可,他们就会更喜欢书法,我们给学员办个展,鼓励他们,他们就会钻进去,对书画更加爱不释手。”

据蔡校长介绍,近年来,雨花老年大学广泛开展书画进社区,春联、书画送下乡,书画进军营等活动。今后他们设想会努力把学员的生活社区都变成书画乐园。

雨花老年大学的学员还与金陵老年大学的“金陵十姐妹”结对子,向“金陵十姐妹”学习。这些活动,活跃了书法创作气氛,扩大了雨花老年大学的影响力。但在蔡校长看来,最重要的是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学员们广交朋友、相扶相长、相互激励,在提高素养的同时也陶冶了情操,始终保持着一颗艺术上年轻的心。这对传承中华书法艺术、促进稳定发展有非常积极的意义。

雨花老年大学鼓励学员走出去,但同时强调艺术的纯粹性。要得到艺术的真谛,必须要得到科学的指导,苦练才能出成果。

在被问到对老年人学习书画有什么建议时,蔡校长语重心长地说:“要淡泊。不要把书画作为成名成家的阶梯。老年人学书画就是为了陶冶情操,疾书健体,为了活得更精彩,不要抱着功利心理。静下心来学书画,让它成为一种修心养性的一种习惯。”简短凝练的语言包含着人生与艺术的真谛。

政治要统领 方显正能量

蔡校长认为,老年教育是整个人生系统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,是终生教育,个性十分鲜明。老年教育的主线必须与政治相结合,特别与当前形势相结合,这样的教学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他认为,老年教育,不仅是使老年人写写画画,唱唱跳跳,快快乐乐,

艺术无毕业 情深颂党恩

几乎所有老年大学都面临着一个现实的问题一学员毕业后怎么办?我们问过很多从事老年教育的专家,他们的理解不尽相同。当我们在蔡遗春校长面前提出这个问题时,蔡校长迅捷地回答道:“没有毕业。”短短的四个字,却包含着蔡遗春对老年教育的深刻理解,也为老年教育工作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路。

“雨花老年大学就是一个班子,随时来随时学,不存在水平分档和差别的问题,没有毕业。不是我们不给他们毕业,是学员们不想毕业。”蔡校长说。有个91岁的离休干部段声鸿学员一直不想毕业,他觉得在雨花老年大学一路走下去感到很温暖,心情非常愉快。那位高龄学员曾深情地说:“没有雨花老年大学,我活不到今天。”

“何况,艺术本来就不存在毕业,学海无涯。雨花老年大学就是一个艺术大家庭,大家一起在艺术的天地里遨游,随时欢迎新学员的到来和参与。”

每当提起雨花老年大学的发展和成就,蔡遗春校长都会表达对党和政府的感激,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关怀下,雨花老年大学从无到有,学员从少到多。所以,一句短短的“情深韵逸颂雨花”,正是蔡遗春校长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。

(缓青、联祥)